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二百八十一 开辟出名为考试的通天之路
    郭鹏很清楚,屯田制度并不是什么神器。

    这并不是多么了不得的政策,先人已经多次实践过了。

    那为什么除了曹操这样大规模的搞过,就没有别的军阀大规模进行过屯田呢?

    他们看不到屯田的好处吗?

    非也,人家也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来呢?

    不是别的军阀不愿意使用,不是袁绍袁术不愿意使用,而是他们不能这样搞。

    首先,他们的屁股坐在士族门阀这一边,和士族门阀们是阶级兄弟,是一路货色,不可能损害士族门阀的利益。

    要屯田,就要土地,就要生产人口,就要生产资料,而这些东西在谁手上?

    在士族门阀手上,他们掌握人口土地生产资料,天下肥美的土地都归属于他们,他们隐匿了大量的户口为己用。

    袁绍面临缺乏军粮的境遇,倒是想和郭鹏一样屯田,但是他怎么着手?

    背叛自己的阶级吗?

    袁绍没有这样的觉悟,还不懂这些,门阀士族们也不太懂。

    不像郭某人,处心积虑的利用黄巾军扫灭地方势力,然后直接出手顺理成章的占据这些土地,收归官府所有,然后扮作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袁绍没有黄巾军好利用,就算有,他也不会这样做,他也不会去想要这样做,也根本想不到可以这样做。

    他所接受的教育里,他的世界观里,不存在也永远不会出现这样的想法。

    他,和他们,注定无法屯田。

    享受着四世三公的巨大政治便利,必然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要维护支持他的那些人的利益,否则,就会被推翻。

    所以袁绍招募的军队要采摘野果充饥,袁术的军队缺少粮秣的时候,需要下河捉鱼捉虾。

    他们自身没有稳定的粮食来源,除了劫掠,一切都要靠他们的阶级兄弟们的帮助。

    曹操搞屯田制度是因为出身太低,不被主流接受,如果曹操出身士族,有广泛的士族基础,他也不会这样做。

    只有满腹阴谋算计的背叛者郭某人会处心积虑的这样做。

    采用各种方式这样做,各种借刀杀人驱虎吞狼,将地方扫灭的干干净净,建立起一个秦和西汉制式的小小的势力范围。

    而在这个势力范围之外,天下依然处在士族门阀的掌握之中,纵使他们现在还没有发展到完全体,但是距离完全体也差不了太远了。

    然而郭某人还是深深的明白,深深的了解,如果不能改变士族门阀政治的进程,屯田也只是为了他人作嫁衣。

    不能改变士族门阀政治的逐渐形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西晋的建立做准备,正如曹魏给司马氏做了嫁衣。

    只是曹操太逆天,袁绍顺风浪如狗,否则西晋的建立者应该是袁绍。

    以曹操之强逆天而行,三下求贤令从寒门子弟当中选择人才,竭尽全力也未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不能阻止历史的车轮向前进,无论对于民族而言前面是深渊还是坦荡的大路。

    郭鹏不是曹操。

    也不仅仅是一个加强版的曹操。

    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和将来会遇到的挑战。

    经济问题是具体体现,更深入一点,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

    粮食问题往下挖,就是士族门阀占据大量土地而朝廷没有土地的社会政治问题。

    该如何改变该如何解决?

    是什么终结了士族门阀政治?

    是侯景之乱对门阀士族的破袭吗?是武则天对士族门阀的打击吗?是朱温在白马驿的大屠杀吗?是五代十国的终极混乱吗?是赵匡胤和赵光义的个人意志吗?

    都不是。

    是印刷术和造纸术的改进和推广。

    印刷术和造纸术的改造和推广,让有意改革的人们有了对旧秩序发起决胜攻击的决定性武器,让在隋朝就诞生的科举制度终于在宋朝熠熠生辉。

    可惜,曹操没有这两样决定性武器,他用政治强人和铁血军队做武器,始终不能胜利。

    能够打败士族门阀的,能够解决根本问题的,不是政治强人,不是铁血军队,而是新的科学技术的发明、推广和运用。

    潜伏在士族内部的阶级敌人郭某人知道自己真正可以克敌制胜的法宝是这超越时代的信念,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信念。

    政治强人再强,生命终究会结束。

    铁血军队再强,也终究有武力衰败之时。

    唯有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是唯一不会终结不会停止的,将给未来带来无限的希望。

    曹操逆天的失败,是因为他不知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他不懂造纸术和印刷术是他唯一的最可靠的盟友,他再强硬,他再强悍,也抵不过生命的流逝。

    而郭某人的逆天之路,不仅伴随着滚滚人头和尸山血海,还有科技的曙光。

    在尸山血海的尽头,点亮科技的曙光。

    手握印刷术和造纸术这两样决定性的武器,竭尽全力开辟出名为考试的通天之路,这将是郭某人这一生奋斗的目标。

    将之传承下去,则终有一日能驱散愚昧,驱散阴魂不散的血脉贵族,为此,就算背上万世骂名又如何?

    杀戮,算计,惨绝人寰,灭绝人性。

    卑鄙,背叛,毒辣,暴君,刽子手。

    又如何?

    郭某人并不在意。

    我并不在意。

    你们恨我,怨我,想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叫我遗臭万年,叫我断子绝孙。

    可只要我点亮了这曙光,你们就再也别想高高在上,就再也别想以出身垄断一切。

    只要点亮一次就可以,只要点亮一次就够。

    有些光芒只要见到一次,哪怕一时被遮蔽,也不会被忘却。

    黄巾之乱前夕,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路。

    现在也差不多。

    打下了一片不小的基业,可我依然看不清路。

    我也知道,没有人会在我面前为我引路,没有人会在我之前点亮曙光。

    那么,就让我来做第一个引路人好了。

    或许我很孤独,因为我只有一个人。

    或许我也并不孤独,因为在我开辟了这条名为考试的道路之后,还会出现更多更多会这样去做的人。

    为了给他们腾出生存空间,让他们出现,让他们发展壮大起来,这样即使我死了,他们还会不停的向前进。

    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考试选拔出的官僚并不比士族更清廉,可至少不是世袭的,至少能让出身贫苦的孩子有成为国家宰辅的可能。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不再是神话。

    我不知道更遥远的未来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有科学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出现,亦或是科学技术会成为新的问题。

    但是我相信,就算新的问题出现了,也会有超越科学技术的手段再次出现,去解决这些问题。

    正如那些在绝望之中跨越尸山血海的先人们用自己的生命点亮了希望的曙光一样。

    还会有人,一定还会有人继承这份意志,心怀希望,继往开来,前仆后继,再度点亮象征希望的曙光,照亮未来的道路。

    因为在曾经,我眼前的道路,就是这样被照亮的。

    一群伟大的理想主义实干家就是这样点亮了希望的曙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而现在,你们太碍事了。

    真的很碍事。

    你们不死,我怎么能点亮这曙光呢?

    你们活着,太浪费地方了,一个人要那么大一片地方,都能让一万人活下去了。

    所以,拜托了。

    郭某人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着。

    拜托了。

    去死吧。

    吕奉先,助我一臂之力吧,这是你最后的可利用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