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不休
    天蒙蒙,日未出。凌晨的天总是冷的,没有一丝暖意。

    苏扈此刻,双手颤抖不止,脚下虎头鎏金戟平躺在地,望眼前,陡峭悬崖高逾千万丈,白色浓云滚滚看不清任何事物。

    身经百战,什么没有见过,今日,身后人摧毁了认知。

    身后一人,百无聊赖。天衍城守——燕凌川。

    眨眼间,燕凌川将自己带到了未知的险极崖边。

    见苏扈如此神情,燕凌川径自走来,俯身坐下,双腿悬在外面,拍拍旁边空地:“来,聊聊。”

    苏扈呆滞,饶是一军将领,心中澎湃生生扼止,平息气息,开口:“你,究竟是何人?”

    燕凌川低着头,不知在哪折了一根小木枝,轻轻敲打胯间的崖壁,看着并不结实的碎石滚落,落入浓云不见踪影,回道:“你不是知道?”

    苏扈嘴角抽搐,良久问道:“阁下当我傻?”

    “当然不。”燕凌川玩的兴起,兴致勃勃,摇头:“你要是傻,就不会站在这了。”

    语滞,一时无言。

    只有燕凌川不停用木枝敲打石壁的声音。不多时,苏扈迈步走来,缓缓坐在了慕尘灏身旁,脚下悬空,刺激至极。

    燕凌川手里动作停止,扭头冲苏扈呲牙笑着,笑得苏扈汗毛倒竖,不寒而栗。

    这笑,怎得掺一丝谄媚?

    “咱商量商量。”燕凌川开口。苏扈额头黑线布满,云里雾里,命都在你手上,怎来的商量商量?

    不见苏扈回答,燕凌川又扭回头,继续自己手里的动作,石块窸窸窣窣,相继滚落,开口:“我要你撤了征天衍都的大军。”不等苏扈质疑,燕凌川继续道:“但是你,不能离开。”

    苏扈沉吟:“你要我做什么?”

    “帐内你的那些话,自然是出自肺腑,你这地方番王麾下将领,定然是做得极苦,不是本意。”燕凌川笑,“我说的可对?”

    闻言,苏扈僵硬点头。

    “所以,做笔交易,于你,当真是划算至极。”

    苏扈看着燕凌川胯下,掉落速度越来越快的石子,蛛痕蔓延开来,意外的没有挪动屁股。沉色:“你要我做什么?”

    “保慕尘灏十个呼吸,直到我来。”燕凌川提出请求。

    言出,苏扈更加不解:“慕尘灏年纪虽小,实力已是于我无二,用的到我?”

    燕凌川摇头:“这我肯定是知道,可是,你当才也问了,我究竟是谁。”话落,崖壁一阵晃动,裂痕如蛛网弥漫开来,终是被燕凌川敲打掉大片支撑,难以承受,轰然塌了下去。

    苏扈失色,这深不见底的悬崖,定是要死无葬身之地,慌忙中几要起身,看向燕凌川,风轻云淡,古井无波。

    只一瞬,苏扈意想中的坠落并没有实现。惊骇失色,背后被汗水浸透,冷气扑来彻骨冰寒,慌乱到难以开口,再看向燕凌川的眼神,已是震撼到无以复加。

    身下,碎石滚滚,大片倒下,皆数落入悬崖下,砸入浓云中。

    见燕凌川与苏扈二人,动也未动,任由身下巨石掉落,只凭空坐在原地,身下,空无一物。

    燕凌川笑眯眯:“知否?”

    全身颤抖不已,无法开口,只死死盯着眼前陌生无比之人。燕凌川不顾苏扈见鬼般的震撼神色,随手丢掉木枝,起身,向着身后崖上走去,一步步,皆是踩在云端,毫不轻浮,步步为实。

    “一条成仙路,我觉得,真的是划算之极。”

    ——

    十息不过一瞬,可在大能手中,足以灭杀一人千百次。故苏扈隐匿燕凌川借于自己的三重修为,唯有等到老者出手之时,方才出手,能拖便拖。

    只是,这老者,深不可测,摧枯拉朽。

    老者手中力道更甚,肉体慕尘灏已入昏迷,苏扈有燕凌川修为护体亦是面色如血狰狞无比。待最后时刻,苏扈呲牙,仰面高喝,体内顿迸浩瀚气场,将体内最后的修为尽数散出,竟是令得老者的手退了些许。

    这丝空档,苏扈与昏迷的慕尘灏摔落在地。

    “难怪熟悉,原是燕昭的三成能为在你身上。”老者说着,手上未停,举掌过顶,虚空幻化一只遮天手掌,轰然拍下。

    至此,方过八息。

    苏扈已然力竭,纵有不弱修为,终究不属于自己,不会使用。

    叹息,功亏一篑。

    巨掌落,尘土起,碎石飞扬。地面被震得晃动不止,方圆皆被溅起的灰尘遮盖,伸手难以视物。

    老者身前,一个掌型沟壑,深逾数丈,裂痕蔓延极远,浓烟翻腾许久不见平息。

    手中,一柄木杖现,又成了那风烛残年的佝偻老翁。

    “这张老脸,真是难看啊。”灰尘中,有慵懒声起。

    老翁眉头微蹙,面露不喜。起手,尘土皆降,见一人,抱臂环胸,静静立在掌型坑上,笑吟吟,杀机弥漫。

    八息,燕凌川至。

    环视,老者竟嗅不到苏扈与慕尘灏的气息,清明眸子终现涟漪。燕凌川摇头:“老东西,别找了,窃天石在他们身上。”

    闻言,老者冷笑:“难怪方才在城中,那个借你修为的草芥能悄然出现,给吾一拳。”手中木杖生机盎然,有一抹绿色闪逝:“可遮蔽天机的窃天石,你倒是下了血本。”

    “你把他们,带去了哪?”老者声音愈发冰冷,质问。燕凌川摇头,笑得欢快:“我跟他做了笔交易,拖你十息,送他成仙。”

    终,老者怒起,木杖荧光烁烁,引得突生异象,一杖打来,划开虚空,摄魂夺魄,“伶牙俐齿,吾问,上杉水去哪了!”

    燕凌川不闪不避,硬接这惊人一杖,溅起澎湃气流浪涛,推开万物,震翻一切遮挡,冷笑:“老东西,终于急眼了。”

    “今日无论如何,留你不得。”老者手杖起万丈势,一杖挥出平山填海之力,威不可挡。燕凌川不为所动,一脸愉悦更掺杀机:“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二者,修为散开。头顶,光天化日,有数道雷霆击来,欲泯灭这立足顶端的巅峰之人。

    一击,虚空破散,望头顶雷池震怒。二人横挪万里,飞逝而去,不见丝毫踪迹。

    ——

    三溪镇,倚靠在一座入云连绵群山的边沿山脚下,有一条瀑布自山上而来,经三溪镇化作三股溪流扩散开来,故被称为三溪镇。

    三溪镇里,酒楼不少,可唯有一家,高五层,坐落三条溪流的分岔处,背后,便是飞流而下的瀑布口,若是坐于此前,饮酒去瞧,着实壮观非常。

    飞瀑楼前观飞瀑,三溪经下化三溪。

    此楼,便是飞瀑楼。

    楼层越高,自然是瞧得飞瀑越近越清,可这价格自然是炒得极贵,光是二三四层楼便得数金不止,让人望而生畏。那五层楼,听闻更是独阁一间,价钱高得令人想都不敢去想。

    一层楼,地势颇低,自然瞧不见那等美景,可却是日日门庭若市,摩肩接踵,不为其他,单是那侃侃而谈的说书先生就比其他地方的高了不止几个档次,其他酒楼,无非是那些街坊流传的草莽群雄爱恨情仇,这家酒楼,道的却是妖魔鬼怪牛鬼蛇神。

    一人,终是碰得店小二收拾出了一张桌子,坐下,丢几锭碎银子说道:“小二哥,来点菜,来点酒。”

    店小二收了银子,点头应着,快步离去。

    居中位置,身着迂腐的说书先生咂口茶水,开口:“要说咱这三溪镇,那来头属实不小,这大山起伏,为何,咱能在这安家立业,想过没?”

    闻言,全场皆是竖着耳朵听着,苏扈将桌前先上的茴香豆一颗颗丢进嘴里嚼着,饶有兴趣的听着。

    见众人听得新奇,说书先生咧嘴笑笑,神秘兮兮朝天一指:“咱这山上,那可是住着大人物。”

    闻言,一些外地人自然被勾起了兴趣,伸着头细细听着。而本地人则顿感无聊地摆摆手,发出一阵嘘声。

    说书先生讪讪一笑,没办法,本就是说给新人听的,哪有说来一直不重复的道理。

    其实,山上住着大人物,在这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云端上,甚至是有着不少的人。本地之人,对这些早已是心知肚明。这座酒楼,便是出自山上人之手。

    此时,店小二已是端来两碟微荤菜食,一壶桂花酿。苏扈接过酒,细细闻了闻,着实馋了许久。

    说书先生说着,苏扈也无暇去听,抓过一双筷子,菜入口酒入喉,大口吃了起来。

    正吃着,一人走来坐下。苏扈见状,抬头看一眼,身着朴素,举止却颇为得体。

    见苏扈不喜,那人略显尴尬,拱手行礼:“小弟姓白,单名一个棠字。初来三溪镇,怎奈囊中实在不很宽裕,没能登上飞瀑楼,却见这一层楼人满为患,阁下这里有些宽敞,拼个桌可行?”

    “苏扈,苏州的苏,扈从的扈。”苏扈随手替白棠倒一杯桂花酿,回道。人生地不熟,苏扈可没狂妄到那种目中无人的地步,且先不论眼前人意欲如何,既然示好,便同回礼。

    白棠见苏扈动作,忙接过酒盏,声道:“苏兄客气了。”接酒,轻闻,噙了一口,道:“看来苏兄也是方才来此。”苏扈好奇,问道:“何以见得?”

    白棠笑笑,放下酒盏:“见苏兄体魄惊人,俨然是练家,却是要了壶桂花酿这清淡汤水。”

    “白兄可有好酒?”苏扈开口。

    白棠笑了笑,招手,店小二快步走来,“店家,与我一坛黄湖。”塞颗碎银,店小二应声。随后,白棠喝光酒盏中的酒,道:“谢苏兄腾座,这便请苏兄喝个烈酒,既是初来,方得解解乏累不是。”

    苏扈放下手中筷子,道:“那倒是谢谢白兄了。”

    酒来,起塞,一股浓香顿时弥漫而出,苏扈眼前一亮,对眼前人好感升了三分不止。

    酒下,听着说书先生讲的正劲。白棠开口道:“苏兄前来,看来也是为了上山了。”

    “上山?”苏扈手中动作一停,重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