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鸿鸣刀
    “不怕?你有几条命?”李老抠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知道昨天到今天这里抓了多少人吗?蜀山派那帮杂碎看到谁不顺眼就抓人,像你这种散修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你觉得你现在修为高了点就没事?执法队你又不是没见过,爪牙这么多你又不是没见过,到处乱窜我的话都听不进去了,翅膀硬了啊”。

    吴为听着李老抠数落自己,放在以前他肯定会道“我要逃亡,没办法啊,只能来采购物资,要炼些符篆,前途茫茫,我又拖家带口不来冒险行吗?”

    “你要离开这里?到哪里去?现在四处都是几大派的人,你这个时候出门反而不是好的时机,等风声过后再走才够安全,你又带四个小孩,怎么想的你啊,昨天你走了之后又出现几大派围攻妖仙宗圣女的事,但是人跑了,虽然没公开,但是外面全传遍了,听说几大派的年轻弟子全部出动,以这两件事试炼年轻弟子,你觉得现在出门时机很好吗?”李老抠没好气的说。

    “咦!李老算了我还是叫你李老抠算了,我今天才发现你对我好的有点过了,我们无亲无故的,你这样维护我,你究竟是什么目的?你究竟是谁?你可别说你是我远房亲戚啊,我不信”吴为突然感觉不对,因为突然发现李老抠这么多年对他确实好的有点过分,心生警惕。

    李老抠淡淡一笑“这么多年你才明白过来,我是谁不重要,将来你就会明白,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可以了,其他的你知道的越多对你越不利,不讨论这个了,我还是觉得你这个时候不适合出去”李老抠喝了一口茶翘着二郎腿眯着眼说道。

    吴为看说不通这个事,直接将昆仑令牌往桌子上一扔“看看有这个能不能顺利逃离这里”?

    李老抠一下接着令牌,一脸的不相信“你又打劫了哪个昆仑内门弟子?你不要命了,胆子越来越大了”。

    看他误会了,吴为连忙将刚才遇到的事说给他听,李老抠听完半晌才说话“看来你运气确实来了,雷啸天给你这块令牌就相当于护身符,这个地方没人敢惹你了,你的顾虑确实对,你拿了这个,根本又不能去昆仑,但是有这个至少暂时你去任何地方都没人拦你,可是你现在更不应该冒险出去啊”。

    “算了,我还是全部给你坦白吧,免得你拦着我”吴为看还是说不通,当下将苏九妹的事全部说给了李老抠听,然后静静的看着他,看他张大嘴惊讶的样子。

    今天给李老抠的震撼太多了,听到吴为的讲述连连叹息“劫数啊劫数,这样看来,必须要走了,长时间在这里呆着,肯定会出问题,这样吧,你需要哪些东西?丹药肯定要准备一些,还有符篆,等等,需要的东西多啊”。

    看着李老抠在哪忙活,吴为心里一暖,说道:“其实东西啥的不需要太多,只是需要一些炼器的材料,我现在还没一把趁手的灵器,重要的是炼制化妖符的材料,有了化妖符才能掩盖苏九妹的的妖气,不然根本不能出发”。说完将化妖符清单递给他。

    “化妖符的材料不是太复杂,主要是上等灵玉,你上次打劫昆仑派的玉就可以了,又几样材料我去给你找,你别到处乱窜”李老抠说完出门而去。

    不一会,进门来手拿一个储物袋递给吴为“材料都齐了,你们准备好了就早点出发,你们有两个地方可去,一个海外,一个西域,海外昆仑的眼线太多,不要去了,就到西域吧,那边虽然天才地宝不多,但是人少,几大派的影响力不大,多了我就不说了,你自己小心,苏九妹你跟他不要太接近,虽然长得是国色天香,但是毕竟是妖族,你自己要有分寸”。李老抠像个叮嘱出远门的后辈的老人唠唠叨叨。

    “我知道,您自己也要注意安全,我您放心,毕竟现在我还是名义上昆仑的内门弟子,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走了,别太想我”。吴为强忍着伤感出门而去。

    李老抠看着他离去,嘴里喃喃自语“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说完竟然虚化而去,凭空消失不见,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回到住所,苏九妹正在指点几个小家伙修炼,看样子还有模有样,看到吴为回来,叫几个小家伙自己修炼,到里屋将今天的事给苏九妹一说,苏九妹连说吴为运气逆天,现在出行有昆仑令牌应该是一路畅通,唯一欠缺的就化妖符,准备开坛炼符。

    苏九妹拿出吴为给我商品灵玉,用三昧真火将需要的材料化开,趁还没冷却的时候在灵玉上刻画阵法,一双纤纤玉手在灵玉上打出各种符印手法,渐渐的阵法图案浸入灵玉,灵玉灵光一闪变成一块普通的玉牌,上面几个古朴的符号若隐若现,苏九妹手指中指一滴血弹射过去,隐入不见,手一招,玉牌回到手里,顿时吴为感觉苏九妹身上妖气全消,真是个好东西。

    “就这样搞定了?这么简单?”吴为从没有炼制过任何东西,也没人教,所以觉得很新奇。

    苏九妹白了他一眼,像看个乡巴佬似的看着他,虽然他确实是个乡巴佬。

    “这种只是小意思,很多初级的修炼者都会,只是阵法他们不知道而已,你个散修没人教很正常,有时间我教你炼器,在妖仙宗没事我就喜欢炼各种小玩意,哦,对了你还没有一把趁手的灵气吧,要不我给你炼一把?”苏九妹对吴为说道。

    “炼器我会!你给我看看这是什么材料?”吴为将从昆仑派抢过来的那柄锈迹斑斑的残刀拿出来递给苏九妹,让她辨认。

    苏九妹一看吴为拿出的残剑,脱口而出“鸿鸣刀,你从哪里得来的?不过怎么断了?”甚是惊讶。

    吴为看苏九妹很惊讶的样子并一口叫出了这个刀的名字,很奇怪的说道:“你认识这个残刀?这就是昆仑张峰和莽精争夺的宝物,我还以为是个垃圾呢,原来真是个宝物啊,它叫鸿鸣刀?有什么来历?”吴为不解的问道。

    苏九妹看着吴为,感叹道:“我一直认为你就是个有点小机遇的散修,现在才明白,你真的是有大气运的人,鸿鸣刀很多人不知道,但是知道的仅限各大派的核心弟子,名气不大,但是每当鸿鸣出现就是天下大变的时候,这个你不知道,但是你知道轩辕剑吧。”

    吴为一头雾水“轩辕剑谁不知道啊,上古神剑,黄帝所造,用来诛杀蚩尤的圣道第一剑,这和鸿鸣刀有什么关系?”吴为好奇道。

    苏九妹说道:“很多人知道轩辕剑,但是不知道轩辕剑在铸造的时候有两把神兵出世,一把轩辕剑,另一把却是鸿鸣刀,轩辕剑为圣道之剑,而鸿鸣刀却为邪刀之祖”。

    吴为好奇道:“还有这样的事,但是怎么没有流传开来呢”。

    苏九妹回答道:“上古时期轩辕黄帝为了诛杀蚩尤命众神采首山之铜所铸,后传与夏禹。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其内蕴藏无穷之力,但是在神剑出炉之时,原料尚有剩余,高温未散,还是流质的铸造原料自发流向炉底,冷却后自成刀形。黄帝认为其自发的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恐此刀流落人间,欲以轩辕剑毁之,不料刀在手中化为一只云鹊,变成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际之中。

    该刀长为三尺,转载几千年,每到天地大变的时候就会出现,是为不详之刃,有记载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西汉时期,汉武帝得知鸿鸣刀在匈奴出现,所以派霍去病率五万精兵杀至狼居胥山得到此刀,并在狼居胥山举行祭天封礼借上天气运镇压鸿鸣刀,但是霍去病还是低估了鸿鸣刀的刀意,他虽为一代战神,但是面对上古邪刀也无能为力,元狩六年,被邪刀克死,年仅二十三岁,死后尸体不腐不僵刀意入体无法镇压,上天派文曲星君下凡化身为东方朔献计用帝王之气镇压,所以被葬于茂陵。调遣边境五郡的铁甲军,从长安到茂陵排列成阵,给霍去病修的坟墓外形像祁连山的样子,再用山川龙脉镇压,后来鸿鸣刀就到了东方朔手里,东方朔乃文曲星君下凡,妄图用道德礼教来抹去杀意,但是还是失败了,直接影响到武帝,所以在武帝后期朝纲败坏,礼乐崩乱,鸿鸣刀最后出现在乱臣江充手里,造巫蛊之祸,诛杀太子刘据,幸好武帝非一般帝王,最终醒悟,用罪己诏的方式收拢天下人心将其镇压,后就不知所终,各大派这些年也在找,包括我们妖仙宗也在找,怎么断了,这是何等法力才能将其毁掉”。

    一席话听的吴为都傻了,一把残刀竟然有这么大的名头,还凶煞之器,现在到自己手里会不会也被影响。

    看到吴为沉思不语,苏九妹笑笑说:“鸿鸣刀已经毁了,看样子凶煞之气已经没有了,不然以你这样的修为早就被杀意影响了,所以不用怕,既然你得到,那么就是和你有缘,所以你也不要想多了,不过这材料可不是我能炼的,这种级别的宝物还是自己亲自炼才行”,苏九妹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