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82章 破而后立(大结局·下)
    光阴荏苒,恍惚数百年过去。

    蛮荒星早已不复存在,当那一颗恒星越境而过,令整个星球之中的生态系统崩溃,而在曲单追击怨灵去了之后,整个行星更是发生了崩裂,蛮荒星分成了数块,悠悠散落到了星空,逐渐分化,再无法让人类居住了。

    在那场大浩劫中生存下来的,只有被曲单救下来,放入太极图所在世界的人们。那之后,曲单曾对那一方世界进行调整,奈何这个世界范围实在有限,各族人分布其中,加上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就被挤得满满当当,再不复一寸多余的空间。

    而那之后,曲单再次去了昆仑世界,却发现昆仑表面上虽没有受到蛮荒星的影响,实际上,这个空间与蛮荒星主空间是互相依存的,蛮荒星一崩溃,这片世界便也渐渐不稳,逐渐走向崩溃的边缘。曲单为此绞尽脑汁,却找不到将其支撑起来的方法。

    而另一边,天魔圣殿的魔尊蒙克,自当初在地下世界被卡厄斯集合数百天神之力发出的一击追入时空,拼尽了所有手段,方才重伤而回。这一次他所受的伤势更重,原本以秘法压制的内伤重新爆发出来,伤上加伤,从此不可收拾,眼看蒙克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天魔圣殿内的不安分分子便活跃了起来,集合二十余王国,从蒙克手中夺走了权利。魔尊之位,在蒙克这里延续了两百余万年,终于沦为他人手中之物。

    心高气傲的蒙克经受不住打击,在新魔尊登位的当日,吐血三升,高声大叫而亡。一代英杰,下场却是如此凄惨。

    但是,新上位的魔尊大人并没有得意多久,一个令人恐惧到崩溃的消息传进了他的耳朵:建木神树开始枯萎!

    这棵横亘星空的神树,支撑起了整个世界,如今,却渐渐的失去了往日的灵气,走向凋零。最先受到影响的是神树的内部空间,其中就包括天魔圣殿的所在!因为神树灵气流失,庞大的内部空间渐渐无法被撑起,一天天开始萎缩,每一日,都能感觉到这片空间又缩小了多少。当圣殿之人发现情况异常之时,这空间已经缩小三分之一了。

    然后,缩小的空间再无法还原,渐渐的,虚空的边缘往天魔圣殿靠近,神树内部数十天魔王国乱成一团,居民们争相逃离,但是……这一方世界,除非往树外世界逃离,又能逃到哪儿去呢?不断的迁移,也只是延缓了死亡的时间罢了。

    与此同时,树外的星空世界,也从最边缘地带开始消失。星空外围的天魔王国恰在这消失的范围之内,不过数十年,就消失了三四个王国的身影。星空太过辽阔,根本无法把所有的子民都迁移出来,只有最高层的强者们,在王国消失之前,逃离了故土。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园,一点点被虚无蚕食,归于无痕,却只能带着满心的悲壮,远远离开。

    数百年,星空崩溃的趋势正在逐渐加剧,眼下,已经快崩溃到原蛮荒星所在的位置了。

    这里没有蛮荒星,崩溃了也没什么,可是这里还有一个与主空间相连的昆仑世界,当主空间崩溃,昆仑世界也就失去了依托,或者会在无尽的时空之中流浪,或者会直接消失,再不复存在。

    昆仑世界的人们,不敢以赌博的心态面对这一切,因为一旦赌输了,那将意味着失去所有。于是,人们纷纷出谋划策,为保全这一方世界而努力。

    曲单自然也在尽心尽力,昆仑在他的心中,是一个神圣而美好的地方,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蛮荒星崩溃之后,这最后一方净土,再从眼前消失。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昆仑世界之辽阔,不下于蛮荒星,兼且位于不同空间,没有人能将这片世界移走,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无意中,裴采南对曲单提了一句:“把它也放到你的世界中去吧。”曲单霍然醒悟,转而无奈,太极图的世界,连昆仑世界的一角也放不下,更何况整片世界呢?他在星空中皱眉,思索着可以解决的办法。

    卡厄斯悄然出现在他的身边,眼神悠远,不知想到了什么。良久,他说:“奥林匹斯,无法复兴了么……”

    曲单沉默不语。

    “应该会有办法的吧?”卡厄斯再问。

    曲单点了点头:“如果有一个人,能突破因果境界,达到天地间传说的圣人之境,他就会有办法。”

    卡厄斯黯然,那个境界呀……纵观整个星空,也没有人能达到,魔尊不能,惊觉大人不能,他卡厄斯不能,曲单也不能。对所有的天神来说,那只是一个传说,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或许,集合所有天神的力量,再开创一方世界,也是一个办法。”曲单继续说道。

    卡厄斯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盯住曲单:“你的那一片世界就很不错,如果有办法开拓到更大,能装进去几十个星球,倒是真能成为另一个世界!”

    曲单摇了摇头:“不可能的,那个世界现在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法宝,空间被扩张到了尽头,无法再大了。”

    两人皆是沉默,再不言语。卡厄斯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曲单思索不得结果,仍旧回到昆仑世界,这片世界,最多还能支撑两三年吧,到时候,它就会和蛮荒星一样,消失在世人的眼中了。

    眨眼又是数月,这一日,卡厄斯忽然找到曲单,说道:“如果,我有办法把你的世界扩张起来,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卡厄斯转身就走,道:“你跟我来,到你的空间里看看吧。”

    两人进入,地上世界处在十八层地狱上面,这个世界并不是很辽阔,方圆十余万里,现在被蛮荒星的“难民”占满了,无法再有更多的人口进来。两人径直来到卡厄斯在这里的居处,盖亚五人一起迎出。

    分宾主坐定,卡厄斯让盖亚几人侍立一旁,对曲单道:“我帮你把这一片空间扩大,足以装下数十个星球那么庞大,但是,你答应我,在这一片世界中,为我奥林匹斯一族留一席之地,让盖亚他们能够把我族的荣耀延续下去……”

    曲单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你有什么办法?”

    “这是盖亚和塔尔塔罗斯想出来的,以本身镇住虚无,衍化空间,构成世界!”

    曲单惊得站起:“这样的方法,怎么能用?岂不是自寻死路!?”

    卡厄斯却微笑道:“我想了很久,为了我族的荣耀,没有什么不能的,当初在地下世界,我就存了死志,能多活这几百年,已是额外所得了。我并无遗憾,你就无需多言了。”

    曲单无言,这人,脑子被信仰烧坏了。转头去看盖亚五姐弟,希望这几个家伙能劝一劝他们老爹,可是,曲单看到的却是五双坚定的目光,几人一起说道:“叔父,你就答应了吧,为了我族的荣耀,没有什么是不能的!”

    曲单气得拂袖而去。

    六个人脑子都被奥林匹斯的荣耀蒙昏了头,信仰信仰,信仰是为了让人更好的活着,而不是让人去死。他发现卡厄斯已经走进了一个极端,就和魔尊蒙克一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不是他想要的。

    只是,星空的崩溃又近了一步,昆仑世界眼看不能保住。

    晚上,盖亚引着四个弟妹一起拜见曲单,说道:“叔父也许认为父亲的做法,是将自己送上了死路,为他不值,但是叔父为何不站在我父亲的立场上想一想呢?他一生都在为奥林匹斯的荣耀奔波,竭尽心力,却始终无法成功,如今却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如果他能牺牲自己而达成梦想,未尝不是一种实现。人之所以修炼,是为了掌握更多的力量,去达成自己的目的,而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却并非每个人都一样……叔父不能因为父亲和你的想法不同,就否定了他的牺牲……”

    曲单陷入了沉思。

    是的,他觉得卡厄斯愚蠢,是因为他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觉得为了一个虚无莫名的信仰而舍弃性命是愚不可及的,然而,在卡厄斯看来,这却是实现自己目标的最好办法。生与死,并不是那么重要,至少在天神们的眼中,并非唯一的衡量标准……

    过了几日,曲单找到卡厄斯,说道:“孩子们说服我了,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卡厄斯笑了笑:“无他,保我奥林匹斯一族之荣耀即可。”

    曲单点头答应:“你放心,我会做到的。”

    接下来,曲单又从众天神们那里收罗来数十件先天法宝,在用掉了九十九件先天法宝支撑空间之后,卡厄斯身化虚空,以太极图为轮廓,九十九件先天法宝为根基的自创世界,霍然被扩展出数千倍之广,足足可以容下数十个星球!这位奥林匹斯一族的强者,为了延续种族的荣耀,永恒的融入了天地之间,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昆仑,我来了!”曲单转身回到昆仑,与昆仑世界的强者们商议把这一方世界移入他的世界中去。最终,决定由一百位神级强者出手,托起整片空间,进行转移。

    “起——!”

    空间震荡,这一方世界,被整块的移走。随着昆仑世界的移去,星空崩溃终于降临这一片虚空,眼看黑色的星空,一寸寸化为虚无,再无什么留下,蛮荒星剩下的天神们,都是一阵唏嘘。

    蛮荒时代,终于随着这片星空的坍塌,宣告终结!

    “走吧。”裴采南拉着曲单说道,她的旁边站着白灵、郑慕以及萧落雁师姐妹。

    曲单点点头,往星空深处撤去。

    随着建木的枯萎,宇宙星空将会越来越小,到最后,会缩小到整个星空除了建木再无一物,他们现在呆在这里,却是有被虚无吞噬的危险。

    一路向前,大家最终的目的地,便是建木神树。在那里,坐等数百上千年,或许等到星空灭亡,便穿梭到另一个空间,开始新的生活,或许就在这一片空间,看着星空湮灭,终于归于无物。

    宇宙生灭,不过如是。

    数年之后,蛮荒星最后的天神们——陆压、女娲、鲲鹏等共百人左右,以及昆仑境随曲单出来在星空行走的强者数十人,加上盖亚等五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建木神树的天魔王国。

    圣泉之城,这座曲单数次来到的城市,此时一片惶然。建木神树内部空间的湮灭速度,远比星空快得多,现在一半多的虚空已经消失了,无数的内部王国强者开始往外逃离,于是神树之上的五大天魔王国,就成了这些人的避难所。此时的圣泉之城,其混乱程度,堪比当年随国的商队来到暴熊城时万人空巷的情景。

    无论哪一个种族,其本性都是相同的,为了生命,在所不惜。

    一行人并没有大模大样的冲进圣泉之城,而是在城外找了偏僻的地域驻扎下来。现在蛮荒星的实力大损,经不起和天魔一族互相败亡的拼命,再说,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是等待最后的结果,而非找人复仇。现在复仇还有什么意义呢,最后还不是要随着星空灭亡而灭亡……

    一晃数十年。

    这期间双方相安无事,并未发生冲突。建木神树之上地域广阔,曲单等人躲得足够偏僻,不虞被人发现。每过一段时间,曲单会步入星空,去看星河崩溃到了哪里,每一次看,都会发现其缩小的速度又快了几分,湮灭之迅速,令人瞠目结舌。

    曲单还曾去过一次地下世界,那里已经不能称之为世界了,称作“死地”倒是更贴切。没有任何生命,原住民也杳然无踪,有的只是一片死寂,那是被遗弃的世界。

    而神树内部空间,也终于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大批的天魔族妖魔蜂拥出来,占据了神树上的各个地域,只要能驻扎下脚的地方,无论哪里都能见到天魔族的身影。曲单等人的空间被压缩了,好在这最后一支队伍,都是最精锐的成员,数个迷幻大阵撑起,妖魔们便无法找到他们的踪迹。

    曲单进入内部空间去看,发现涌出树外的天魔只是百万之一,更多的妖魔,被堵在地下世界不得其门而出,熙熙攘攘,一片末日的景象。这里无处藏身,只有死路一条。

    哀嚎声,哭喊声,绝望的眼神,撕心裂肺,交织在一起。此时的场面,和蛮荒星的末日相比,何其相似。

    曲单走了一圈,发现这内部世界已经被压缩到了极致,原来浩瀚无际的空间,此时一眼就可以望穿,前后不过数万公里的地域。入目处,除了逃难的天魔小妖,就是逃难的天魔小妖,再没有其他。

    “这个世界,终究是要毁灭的……”曲单叹息道,“生生灭灭,破而后立。”

    “是啊,生生灭灭,破而后立,这个道理又有多少人能懂呢?你如今能明白,我很欣慰。”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曲单猛的回头,发现另一个自己正负手而立,看着远方的妖魔们拥挤成一团,踩死的,饿死的,因冲突而死的,每一刻都有生命倒下。而这个“自己”淡然的看着这一切,不含半点感情。

    “你是谁?”曲单警惕的问。

    “我是你,你也是我。两百万年以前,我们曾见过一面。”对方笑着答他。

    曲单皱眉想了想,是他!当初他被惊觉大人和三丹夫等人战斗的余波传回两百万年前,曾在天魔圣殿见过一面之人!那个人,应该是蒙克的师尊,前一代魔尊!可是,他为什么和自己一个模样?

    曲单只觉云雾缭绕,一个巨大的谜团笼罩了自己。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或许你并不知道,或许是你只是不愿意承认,你是我的分身,被我从下一个纪元带回这个纪元的人……”对方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曲单惊愕,怒道:“不可能!你是天魔一族的魔尊,而我是雪族人,前世的我,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球人,我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哈哈哈,不要以为你变化了身形,就能骗住我,本山人不吃你这一套!”

    “你害怕了。”对方却不理曲单,自顾说道,“种族真的重要么?天下万物,不过是生命形态的不同,本质上却众生平等,无论你是雪族也好,人类也好,还是天魔也好,都是一种生灵,本质上,你是我的分身……”

    “住口!”曲单怒喝。

    对方摇了摇头,半晌不语,然后忽然开口说道:“对了,或许应该让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叫鸿钧……”

    轰!滚滚天雷,轰得曲单目瞪口呆。鸿钧,怎么可能是鸿钧???鸿钧是什么人,那是神话传说中最牛|逼的人物,三清的老师,天地间第一个得成正果的人,天道的化身!怎么可能是这个天魔族的魔尊!?

    等等,天道!

    曲单思维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两百万年前,那从天魔圣殿冲出的光芒,融入万物的情景,当时他的感悟就是天道,如今看来,竟是眼前之人以身证道,化身圣人的场面了。难道这竟是真的?

    曲单难以置信。

    他前世今生,数百万年的生活,却被人一口否认,扬言自己只是对方的一个分身?错了,他不是分身,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叫曲单,不是鸿钧的分身!

    不可能!

    不可能!

    曲单大叫:“我不是你的分身,你是鸿钧又能如何?我是曲单,我是曲单,和你完全没有关系,我们是两个人!”

    鸿钧摇摇头,踏入虚空消失不见。

    曲单失魂落魄,不知多久,才回到建木之外的驻扎地,裴采南迎了出来,一脸焦急。曲单看着她怀了许多年的肚子,里面的孩子仍旧在孕育,不知何时出世,突然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真实,又哪是一个分身所能经历的?

    他将裴采南紧紧拥入怀中,久久不放。

    接下来的日子,神树内部空间终于崩溃了,天魔一族迅速败亡。建木神树死亡更加迅速,曲单恍惚的看着这一切变迁,纪元,纪元,这就是一个纪元的终结么?下一个纪元即将开启,然后,世界才会演变成他前世所熟悉的世界,那一个地球!

    周围的建木枝叶渐渐枯黄了,再也没有灵气散逸出来,逃出升天的天魔们,并没有得到最终的救赎,在失去了食物和水源之后,仍然难逃一死,沦为这个纪元最后的葬歌。

    天神们全都进入了曲单的自创空间避难,只有曲单留在外面,他看着建木神树一天天枯死、腐朽,最后,眼睛里剩下的,只有那一个浓缩的点。

    “一个纪元终结,最终留下的,就是这一颗建木神树的种子。原本你的空间里那些人,也是要死的,不过,你就是我,既然你要保护,我便不做干涉了。”鸿钧又出现在曲单身边,淡然的道,“另一个纪元即将开启,这颗建木之种,即将发芽成长,衍化出一个新的世界……第十九个纪元……”鸿钧目光悠远,射向虚无的深处。

    曲单转过头,问:“十九个纪元么?这颗种子,能不能给我?”

    鸿钧点点头,把种子递给他。

    曲单打开自己的空间,把那建木的种子种到土壤里。他分明的感觉到,整个世界突然活了一般,新的生命正在酝酿……

    “我不是你的分身。”曲单说道,“你是鸿钧,我是曲单。”

    “我是鸿钧,你也是鸿钧。”对方摇着头说。

    “即使我们都是鸿钧,也只是名字相同而已,实际上,我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曲单固执的说道。

    “也许吧,如果你真要证明自己是独立的存在,或许可以到下一个纪元去体验一回,看看你究竟是曲单,还是鸿钧,还是我的分身……”鸿钧长袖一拂,曲单忽然跌落自己创立的世界,只见对方那双眼睛从空间之外幽深的看来,似有无限的深意。

    “我等着你领悟的那一天……”洪钧说完,消失不见。

    曲单只觉得头脑一阵昏沉,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几万亿年,时间长得比他两世为人的总和还要长无数倍,梦中,他发现自创的世界里,天地变得晦暗起来,天地的界限不再明显,而是成了一团浆糊,黏黏糊糊,如天地初开之前的混沌。

    忽一日,曲单突然惊醒。

    抬眼处,一个万里巨人站在混沌之中,手持开天巨斧,吐气开声,往混沌中一斧劈下,霎时间,天地划过一道霹雳,缓缓分为两半……

    远方,一个道人腰间挎着葫芦,悠然自得的从混沌之中走过,口中吟着诗:

    “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道君还在前。

    今年才活十八岁,一个混沌是一年。”

    曲单呆了一呆,良久说道:“我是曲单,也许是鸿钧,但是,我绝不是分身!”

    …………

    后世传说,洪钧老祖乃蛐蟮得道,得证道果。实则不然,盖因他的名字中有“曲单”二字,于是后人以讹传讹,渐渐失了真相而已。至于曲单到底是不是另一个人的化身,这个谜,也许只有他在新的纪元中证道之后才能解开。不过,这却不是我等俗人能够了解到的了。

    盘古开天地,衍化天地万物,三十三天,十八地狱,大千世界,天地四方,新的纪元开启了……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