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羊皮卷的秘密
    林一诺的工作室很快开业了。她的工作室不大,但温馨又清雅。她说目前这个社会,尤其是在中国,对女人真的太不公平了!快速的节奏,忙碌的工作,沉重的生活,脆弱的情感,疲倦的身躯压得女人常常透不过气来!有时候,她们来做护理,真的不是为了变美变好看,她们只是想找一个安静舒适的地方,休息一下;她们只是想在孤独无助的时候,能有人陪伴说说话;她们只是想在伤心绝望的时候,能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她去舔伤,她们只是需要在自己不知道还能去哪里的时候,能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罢了其实女人的美,不光外在要活的精致,内在更要活的健康、无伤、漂亮!

    “任何一个企业做到最后,都不是在做销售,做的是诚信和信任,做的是服务,是文化,是顾客心里的认知度!”西温说:“既然你这么理解,那就叫‘滚滚红尘’吧,反正苦辣酸甜,都是那么女人的天下!滚滚红尘——一听就是有故事的人!”

    是呀,现在这个社会,谁心里不藏着一个故事呢?

    那么,我的故事,你在哪?

    滚滚红尘在西温和白玖儿的帮助下,一路顺畅,也做的风生水起。

    转眼半年过去了,七夕马上要到了,林一诺带着白玖儿去参加新品发布会的路上。

    西温说他马上回国了,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呢?他送她,就当给她这半年以来努力的奖励了!

    一诺想了想:“向你要名牌啥的,都太不痛不痒了,你要送我礼物,就该送我个大的!”

    “怎么?我送你架高铁,够大吗?”他笑。

    “我要高铁干嘛?我家也放不下呀!我也不会开!”

    “那你想要什么?说吧,再晚我就要登机了!”

    “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

    “只要我有,只要我给得起!”

    “羊皮卷!”她说:“你手抄的那本羊皮卷。”

    他那边好久一阵沉默

    “你自己说的,不管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你不能反悔的!”

    “你真的要吗?不后悔吗?”

    “我为什么要后悔?我现在唯一想要的东西,就是你的羊皮卷!”

    他很久以后才同意:“好,我寄给你。”

    一诺觉得西温今天有点奇怪,可能这个东西,陪伴着他走过他最艰难的岁月,心中其实很不舍吧

    “西温,我现在去杭州培训的路上,后天下午回来,你一个大男人家,不能说话不算话,我回来后就要看到你的手抄本!”

    “好,一路平安!”

    “呃,你也是!”

    一诺和老玖在酒店办好入住手续,进电梯时,对面走过来一个男人,让她觉得奇怪,明明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店,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男人,她在记忆深处努力搜寻着,难道在哪里见过?

    突然,她想到一个人,丢了手里的东西,她飞快的跑出电梯——

    “喂——!”老玖一本捡地上的东西一边喊:“见鬼啦?!你去哪里?会议马上开始了!”

    一诺跑到前台,没有人。她又追到门外,看到了正准备上车离开的两个身影,她大声地朝他们喊:“小靖哥哥——”

    小靖回头,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女人:“你是你怎么知道我叫小靖?”

    “小靖哥哥,我是一诺。”她走近他:“林一诺啊!”

    “你一诺”他惊讶的,不敢相信的望着她,看了好久,他终于相信了,激动地一把抱住她:“一诺,你真的是一诺!哈哈,我都认不出来了!”

    一诺的眼泪掉下来,这么多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小靖。

    他们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小靖说他这次来杭州,是谈项目的,他经常会出差杭州。他说一诺变了,变得他认不出了,那个小丫头终于长大了!

    一诺笑了笑,小靖变化不大,仍旧俊秀又精致的面容,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一脸温柔,只不过,那满脸的清新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儒雅和稳重。

    小靖说,那年你离开之后,又发生了好多事!广东团队都被抓了,其他团队也是逃跑的逃跑,私奔的私奔。我们没有钱,更没有勇气回家!最后阿修想办法,把我们都安顿在了上海

    “现在想想,那段时光,虽然懵懂,虽然贫穷,却是我人生中最开心,最绽放,最难忘的一段不悔时光!它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小靖说。

    “小靖哥哥”一诺握着手中的咖啡杯,似乎要将它捏碎,才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她最想问的那个问题:“吕修文他还好吗?他在哪里?”

    问完了,她又觉得自己像跌入了谷底林一诺,你是希望他好,还是不好呢?如果他过的好,你会开心吗?如果他过的不好,你又会开心吗?

    “阿修?”提起吕修文,小靖的脸上放着光彩:“阿修现在可厉害了,他三年前回国了!他的翊亨集团三年里面席卷整个商界会场,现在满大街,铺天盖地的,都是他公司的广告!不过,阿修能有今天,也很不容易!他一个人在国外打拼十几年,才有了今日的翊亨集团!记得刚去法国的时候,他身上没有钱,每天要打三份工来维持生活,晚上还要去读夜校,一个月只能给我们写一封信”

    一诺呆了呆,法国?每天要打三份工来维持生活?晚上还要去读夜校?她想起那个孤独的在深夜抄写羊皮卷的小男孩

    “他是不是叫siva

    ?”

    “你怎么知道?对,他英文名字叫siva

    !”

    一诺手中的杯子一下掉在了地上

    是啊,西温修文!这么明显的名字,为什么她没有想到?

    难怪他起初那么冷冻,后来毫无要求拼命地在帮她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好的陌生人?无非是有一个吕修文罢了

    “阿修今天的飞机回国,他在上海!一诺,你要跟我一起去上海吗?去见见阿修吧!他看见你一定会很高兴的!”小靖说。

    “我知道他今天回来”她低声地说:“我现在还不能去见他”

    她要怎么去见他?他一直都知道她是林一诺,她却从来都不知道他是谁,西温原来就是吕修文泪水掉下来,她低低地说:“为什么你一直都要骗我”

    当顺丰把快递交到林一诺手上时,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后悔签收了。她不是第一次收到西温的东西,只是之前那些,都是西温给的,她连一声谢谢都不必客气,她知道西温很强大,坐拥天下!现在不同了,她知道他是吕修文

    原来同一件事,人真的会根据对方的不同身份,而用不同的态度去对待的

    那是一本湖蓝色的笔记本,首页写着:

    不论你在什么时候开始,

    重要的是开始之后就不要停止;

    不论你在什么时候结束,

    重要的是结束之后就不要后悔!

    第一页写着:

    羊皮卷之一

    今天,我开始新的生活。

    今天,我爬出满是失败创伤的老茧。

    今天,我重新来到这个世上

    她很认真的一页一页,把他的手抄看完。那工整的笔迹,那熟悉的字体

    她想起他说的话:我?我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富家子弟!相反的,我很穷,刚到国外的时候,白天打三份工,晚上读夜校,一天只能靠一个面包来维持度日,身边没有任何亲人和朋友那段时光,那种绝望,现在想想都会从梦中惊醒

    一诺的眼泪掉下来,吕修文,那段时光,是什么支撑着你,让你那么坚强

    其实,就算不遇到小靖,她也会知道他是谁了,因为在羊皮卷的结尾处,赫然写着他的签名:

    吕修文

    丁亥年八月廿八日

    2007108 于巴黎

    他在最后一页,还写着一首小诗:

    如果知道是错误,

    你还怕不怕付出?

    如果脚下已无路,

    走或不走都无助;

    曲曲折折的旅途,

    回首不知身何处;

    选择了就不必哭,

    我依然走我的路。

    这是她之前写在日记里的小诗,只是下面,他多加了两句话:

    为你创建一片晴天,

    是我永远不变的心愿

    “你真的要吗?不后悔?”

    难怪她要羊皮卷时,他会这样问她。

    原来,这本羊皮卷里,藏着所有的秘密,不管是西温的,还是吕修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