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67章:拆学校
    雨慧俯下身,一头红发飘洒在我面前,两块“血玉”轻轻的触碰到一起,发出银铃般悦耳的响声。

    她伸出精致的玉手轻轻拍打在我的侧脸,“这样才乖嘛?”

    “我都叫了,你还不起来吗?”我轻声道。

    雨慧对着我吹出一口香气,“怎么?自己老婆在你身上趴一会儿,你不愿意呀?”

    我正色道,“没有,绝对没有,求之不得。对了,老婆大人、你是一个人来的?”

    后者轻挑了挑眉,“当然不是。

    话音刚落,客车上的十个人纷纷摘掉口罩,领头的正是卫队长“邵鑫伟。”

    正在开车的女司机也摘掉口罩,“还有我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孟青儿?你有证儿吗?开公交车好像需要a2的驾驶证吧?”我失声道。

    “我‘主意正’就行呗。”孟青儿给我抛了个媚眼说。

    “你们也太不拿自己的安全当回事儿了,她开车你们也敢坐呀?”我望着头上的雨慧说。

    闻言,孟青儿竟然离开驾驶座,对着我竖起一根中指,“不服你来呀。”

    “别胡说八道了,好好开你的车吧。”

    话音刚落,前者直接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上。由于事发突然,后方跟随的车辆紧急规避、险些追尾。

    而我们没有准备,被甩的一个趔趄。雨慧更是一个踉跄、直奔着客车的椅子撞了过去!

    见状,我赶忙从地上跳起来,用身体给她当了个肉垫儿,将她护入怀中。

    “你没事儿吧?”

    后者轻咳嗽了几声,“没事。”

    “我都说了,这个孟青儿不靠谱,你们还不信。”我没好气道。

    话音未落,空气中又传来一阵稚嫩的萝莉音。

    “你怎么开的车呀?还说有飞行员的驾驶证。我看全是水分吧?”李环茹也是捂着自己的额头怒道。

    看来刚才的急刹车,也让这小萝莉伤得不轻。

    可正在开车的孟青儿却愣愣的望着前方。对我们的吐槽是理都不理。

    见此情景,绍鑫伟不解的跑到车前,拍着后者的肩膀说,“我说你耍什么酷哇?还学会不回话了?”

    孟青儿木然的指着前方说,“这么大的家伙,本姑娘还是第一次见到。”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两台巨大的“挖掘机、”早我们一步来到简易学校的门口。它们体型硕大,重量超过了20吨,比门口挡路的那两台挖掘机大了一倍不止。

    只见它们缓缓来到学校门口,在没有发出任何信号的情况下,便开始挥舞起巨大的利爪,轻而易举的将一栋栋矮小的简易房撞成粉末。

    刘武是第一个冲出学校的。他举起手中的双管猎枪,对着其中一台挖掘机就是两枪!但散弹威力有限,距离稍远、根本造不成什么杀伤力。

    刘武熟练地退掉子弹、重新装填。可一道白光划过夜空,刘武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亮光,趁着这个间隙、挖掘机巨大的铲头划破虚空,直接将老头儿撞飞出十几米远,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一群群惊慌失措的孩子,则满脸惊恐的从简易房中跑出来。稍大的孩子带着稍小的孩子,有的还蹲在地上哭泣,嘴里不断喊着妈妈…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儿?”我失声道。

    “用脚丫子都能想明白,这是趁天黑去拆学校的。”孟青儿回复道。

    见状,我顿时双眼血红,“特么的。这群不要脸的。所有人都下车。孟青儿、你保护好雨慧和李环茹,其他人下车去救孩子。”

    “你要干什么?”雨慧失声道。

    我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说,“你别管,快点下车。”

    闻言,李环茹顿时哭得梨花带雨,“小梦哥哥、那么危险你不要去了。”

    我轻轻拂过她的发迹,“妹子不哭,保护她们是我的责任。”

    雨慧望着两台挥舞着利爪的挖掘机、叹了口气,“罢了,你要是认为对的事情,就去做吧。”

    说完。抱起梨花带雨的李环茹走下客车。

    我坐到客车的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重新发动车子。随后做了两个深呼吸,挂上2挡、油门到底,直接对着其中一台挖掘机就撞了过去。

    这是7吨的大客车与20吨挖掘机的较量!见我撞过来,挖掘机的司机躲都没躲,眼神中充满了对我的不屑和鄙视。

    可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挖掘机剧烈的晃动了几下,驾驶室的风挡玻璃全部震碎,里面的驾驶员,也被我撞得七荤八素。

    剧烈的撞击中,我也是眼底充血,在短暂的失神后,我赶忙解开安全带,踹碎大客车那已经摇摇欲坠的风挡玻璃,跳上挖掘机。

    挖掘机的司机已经满头是血,我将他抓起来一脚踹出了驾驶室。

    见状,另一台硕大的挖掘机调转车头。驾驶挖掘机的白帽子壮汉、对我伸出一根中指,随后挥舞着巨大的铲头,便向我砸了过来。

    我摆动着驾驶室里的操纵杆。可我不会驾驶挖掘机,没办法跟他来一场正面对决。

    在徒劳的试了几次后,我只好一脚踹断钥匙,从破碎的驾驶室里跳了出来。与此同时,巨大的铲头也将破碎的驾驶室拍成了铁饼。

    我刺破左手的全部手指,“御凤,第一式,天启。御凤,第二式、涅槃。”

    语罢,我从腰带的“揭肤甲”中拔出一根铁钉。手托“蓝”“白”两色的火焰,迅速将“铁钉”融化成了铁水,随后蓝白两色的火焰碰撞融合,在我的手心形成了一把暗红色的“灭灵火刃。”

    挖掘机司机,不屑的摇了摇头,继续挥舞着硕大的利爪向我拍了过来!

    我抓住火刃的刀柄,将它直接甩向挖掘机的驾驶室。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驾驶室先是变形扭曲,最后在炽热的高温中融化成了铁水。与此同时,那辆无坚不摧的钢铁怪物,也缓缓停在了原地。

    我喘着粗气跑到断壁残垣的简易学校。发疯般的扒开那些瓦砾和铁皮。见状,邵鑫伟也带着众人加入救援,就连雨慧和孟青儿也跑过来清理废墟。

    “季影,季影…”

    刚才除了刘武和一群孩子,根本没看到红玫瑰和季影跑出来。她们不会被拍死了吧?

    想到这儿。我更加疯狂般的扯开那些破碎的瓦砾,任凭那锋利的“铁皮”将手割的血肉模糊也全不在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里也越来越着急,最后在被我撞击的挖掘机下,终于发现了红玫瑰的身影。

    她应该是想出去救刘武,但刚跑到门口儿,就被倒塌的房屋压在了瓦砾之下。

    “红阿姨?你怎么样?”我问道。

    红玫瑰虽然伤的不轻,但还是使劲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儿,你快去看看季丫头。”

    “她在哪儿?”我赶忙问道。

    红玫瑰指着简易学校的大门口说,“你去那里看看吧。刚才所有的孩子都从后门儿跑了。唯独那个皮肤黝黑的小男孩儿要出去拼命,季丫头想追他、但好像没追上。”

    我将红玫瑰交给孟青儿,随后赶忙扯开倒塌的大门,又开始不要命的清理。

    这些简易房的屋顶虽然不重,但墙体是由砖瓦砌成,如果被埋起来,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确定。

    见状,大家一起开始清理废墟,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我们挖到了季影。她趴在地上,做俯卧状,身下还紧紧护着那个皮肤黝黑的小男孩儿。

    我将她缓缓抚起来,“季影,你醒醒。”

    扶起季影后,皮肤黝黑的男孩立刻站起身呼唤道。“妈妈…”

    可我们呼唤了半天,后者依然没有回应。

    我双手颤抖的将手指凑到她鼻子旁,没有呼吸!怎么会这样。

    我赶忙将她的身体放平,做起心肺复苏。

    “醒过来,醒过来,咱俩还有好多的事儿没办呢。”

    见我情绪失控,孟青儿一把将我推开。

    “你这样做不行啊,她的鼻子里好像有东西。”

    说完、她将季影抱起来,拍了拍她的后背,又用力压了压她的小腹。

    正在我们紧张施救的同时,一身黑衣的张东、和狗熊带着一百多个壮汉从黑暗中缓步走来。

    “这么热闹?”张东说。

    “为什么?”我怒目圆睁的盯着后者说。

    “有什么为什么的?五天都没有结果。办事效率如此之低。还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张东冷声道。

    我指着正在被施救的季影一字一顿的说,“可她已经答应我了。”

    “哦。答应你又怎么样?白白浪费了五天的时间而已。”张东满脸鄙夷的说。

    我指着身后的一排大客车说,“我只需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就能把他们全部接走。你这么做、就不怕遭报应吗?”

    张东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世界上永远是强者为尊。所谓的和谐、只不过是强权下的粉饰。你还真以为这世界上有公平吗?”

    话音未落,“李宇”和“杨翠”各带着自己的直属队、冲入拆迁区,将废墟中的我们团团包围。

    见到他们二人、戴着口罩的孟青儿不禁尖叫出声,“妈呀!他们俩就是在路上找麻烦的人。要不是他们故意堵车,我们早就到了。”

    闻言,我瞬间双眼血红,白色的火蟒冲天而起。最后扫视了一下三人,心里盘算着先从哪一个下手。

    可正在此时,我腰间的凤袍突然扭动了两下。随后凤袍好似活过来一般飞向空中,一只火凤从中爆出,火焰缓缓消散,最后落地的、竟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孩。

    见到女孩,我心中一安,“蓝悦、来的正好。你和雨慧去对付李宇和杨翠,张东交给我,我今天非劈了他不可。”